邵安瞳,千金归来31,墨圣殿,卡普奇诺
分类:新酷科技 热度: ℃

坎比超远三分

邵安瞳

  林湘的房子位于北京南四環新發地板塊,除了環線優勢外沒有其他競爭力,既不挨著地鐵,也沒學區因素。今年北京樓市低迷,在中介經紀人的勸說下,她已經連續降了兩次價,從最開始的500萬元降到480萬元,又降到如今的470萬元。

  果不其然,這次,中介經紀人給出的建議還是降價。“建議您降到450萬,這樣的價格,咱們的房子還是有競爭力的。”

  積壓需求釋放 購房者增加

  如果說三年前,麥徒第一次買房的時候,還是個“樓市小白”,現在他已經掌握了不少“知識”。比如,他能侃侃而談,如今的北京樓市里有兩種賣家,一種是心理底價不是真的底價,其實還有可談空間;另一種是“原則派”,心理底價咬死了絕對不降的“硬茬”。

千金归来31

  麥田房產分析認為,11月份北京二手房交易量環比上漲幅度較大,一方面原因在于,10月受國慶節假期影響,網簽滯后交易量基數較低;另一方面原因在于,下半年以來,業主報價持續松動,購房者議價空間增大,部分購房者觀望態度有所改變,尤其到了年底,前期積壓的需求有所釋放。

  積壓需求釋放 購房者增加

  “談下來20萬是家常便飯,談下來30萬到40萬,也很正常。”麥徒的中介經紀人給他吃“定心丸”。中介甚至放言,二手房源掛牌價和成交價之間,100萬元以內的差價空間“都可以談”,50萬元內的差價也“有可能談下來”。

  接下來,在年底最后一個月,受個人住房貸款利率降低和業主報價松動的影響,購房者入市量較11月預計還將有所增加。但基于樓市無實質性房產政策利好,預計12月份北京二手房市場將呈現穩中略升的特征。

邵安瞳

墨圣殿

  三年過去,麥徒家中添了小寶寶,雙方老人都從老家來京幫忙看孩子。當年被“裹挾”著買下的小二居肉眼可見地不夠住了,換套大房子被迅捷無比地擺上了日程。

  麥田房產分析認為,11月份北京二手房交易量環比上漲幅度較大,一方面原因在于,10月受國慶節假期影響,網簽滯后交易量基數較低;另一方面原因在于,下半年以來,業主報價持續松動,購房者議價空間增大,部分購房者觀望態度有所改變,尤其到了年底,前期積壓的需求有所釋放。

  急欲出手現有二居舊房的麥徒,把自己轉到賣房人的思維想了想,認同了中介的理論。“我現在房子的掛牌價,是本小區60平方米到80平方米房源的最低價了。說實話,這甚至不是我的心理下限,我覺得我幾乎沒有心理下限,價格再低一點都愿意拋出去。”

  此時,觀望了許久、見證了二手房均價持續下跌的買房人,該不該出手?意識到賣掉房子的唯一途徑是繼續降價的賣房人,又會否趁著年底“東風”,選擇再狠心“砍”一刀?

卡普奇诺

  2016年,麥徒在北京拿到了人生第一套房子的鑰匙。當年的簽約現場他記憶猶新。房產中介店把交易雙方簽約間設在了地下室,雙方端坐長桌兩邊,麥徒一邊強調著自己的誠意,一邊心里期盼,能否再降下來點,哪怕降個5000元也是錢啊。

  在中介門店掛出房子已一年多、卻無人問津的林湘(化名),又一次在微信上敲她的中介,“最近有人看房嗎?”

  最終,業主松口了,“那我給你便宜1萬元吧”,在心理底價600萬元的基礎上,給了1萬的“優惠”。599萬元,麥徒同意。

  最終,業主松口了,“那我給你便宜1萬元吧”,在心理底價600萬元的基礎上,給了1萬的“優惠”。599萬元,麥徒同意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没有了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